真正决定房价的是现在00后,是涨是跌大概十年就能见分晓

发布日期::2020-07-21浏览次数:3

摘要:只看到房价涨的人没看到经济为资产泡沫付出的代价,当年直至日本宣布加息之后,都还有

只看到房价涨的人没看到经济为资产泡沫付出的代价,当年直至日本宣布加息之后,都还有大量的投资者认为房价还能涨,更何况我们没有如此严厉的硬着陆措施,资产泡沫如果我们国家真的可以通过去杠杆这样的软着陆挤出风险,那么一定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经济先例,因为以往如此大规模的资产泡沫都是以价格崩盘告终,也就是所谓的硬着陆,日本是主动刺破的硬着陆,美国是被动市场债务危机导致的硬着陆,总之没有出现过软着陆。

但事实上,扭转市场出清总是要付出更多的成本,经常说的是,08年4万亿刺激经济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但现在货币供应量从8~9%上涨到11%,就悄无声息的多出一个4万亿进入市场,估计也就仅仅保证不出问题而已,想要刺激经济恢复到6%以上是不现实的,你光看到放水了,其实消费能力并没有上去,放得水以债务形式实实在在的吃着未来企业和个人的现金流,越往后越困难,每次大放水都是对储蓄者财富的稀释,这些都是成本,至于房子的未来,可以参考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后来者是否会接盘?不是很多人一直要唱空房地产,而是大部分人没有看到经济体为房地产泡沫所付出的代价,越往后的接盘者压力越大,最终的结果就是年轻一代的低欲望社会趋势,年轻人不愿意再为所谓的稀缺公共资源买单,少子化也是一种表现,去年的二胎数量已经到达总出生人口的57%,即便如此,人口仍然跌破1500万,青年人一胎都不愿意生了,你要说和房地产这种捆绑稀缺公共资源但又价格极高的资产泡沫没有关系也是脱离现实的,后浪不愿意生对于一个经济体可不是小事情,你可以想一下当老龄化以后,谁来为炒起房子的这批人交社保来维持老龄化群体的养老金,社会参与生产的人越来越少,需要供养的人却越来越多,矛盾不可能不爆发。

第二个,居民负债能力和意愿,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的压力却却越来越大了,人均负债成了很普遍的事情,能负债购买到房地产的还都是幸运的,最惨的是想负债都凑不齐首付的人,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未来收入稳定的基础上,但疫情仍然没有让这些人认识到未来是存在不确定风险的,债务也是有可能违约的,996都成了福利了?很难理解的一件事情,如果你把房子等价换成食品、旅游、电子产品你就会发现这种潜意识有多么荒谬,房地产定价的锚依赖社会其他商品的价格,总有人(尤其是潜意识没有形成的年轻人)会意识到这一点,为了买房子即意味着放弃大量的消费支出和生活质量,不要觉得不可能,现在人们为了生活质量甚至都可以克服生物本能的生育欲望,更何况为了房子。

第三个,我国房价的租售比仅仅只有2%,所以居住属性并不值钱,真正值钱的公共资源,公共资源明码标价能持续多久?其实是非常依赖出生人口的,教育资源这种稀缺资源的稀缺性还能维持多久是个问题,留这么多房子到时候给谁住?当然并不会像马老师那样,房价如葱,但至少这种为了公共资源的竞争压力会小一点,还有另外一个风险便是,如果哪一天政策放开了公共资源与房地产的捆绑,会发生什么情况?

总结起来,如果你急着要用房子捆绑的公共资源,那么就在攒足了首付和确保未来收入稳定后上车,生活还要继续,这其实就是刚性需求,毕竟现阶段很难改变房子捆绑教育资源这一事实,如果只是要居住属性,2%的租售比是可以满足生活条件的,甚至可以生活的很好,下下馆子旅旅游,享受着2%的租售比其实是一种福利。相反想要依靠房地产在未来增值,甚至很难跑得赢通胀,很多人靠炒房赚了钱,其实房子只要还在手上,这些投资者就只是拥有了一套房,自己才是最后的接盘者,市场上钱就这么多,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把房子变现,如果大家都想变现当少数者的时候,就会触发抛售恐慌,那会房子会掉多少或许08年的美国和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可以拿来参考

下双重杠杆的最终承担者是即将步入社会的00后一代,不去研究这些人的想法和选择,是很难确定这种玩法能否持续下去,不能只看到房价没有崩,但其实没看到租售比与实体经济的困境,就连地摊都放开了帮助企业去产能,各种稳经济的大手笔层出不穷,包括放开的财政赤字,2万亿救市国债,实体经济企业的负债率在疫情下涨了10%,能确定的就是未来要挣更多的钱一是给员工发工资,二是偿还贷款和利息,现阶段经济下行结合债务只能增加未来的现金流压力,如果你只看到了房价没有崩,但没有看到这次疫情冲击下,居民、政府、企业三个部门的负债率涨回并且超越实行去杠杆的三年前,当然你也可能觉得问题不大,不会影响未来的房价,其实美国和日本的房价都是崩于宏观负债率上。


相关阅读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点楼盘更多..